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被限高、千亿债务压顶!“泰山会老大哥”的金融帝国要土崩瓦解?

社会新闻 2023-03-11 12:02:11146凤凰财经风暴眼素履以往

“闷似蛟龙离海岛,愁如猛虎困荒田。”如今,面对着泛海系“千疮百孔”的局面,喜爱水浒的卢志强,此时心情恐怕比豹子头林冲更加苦闷。

被民生银行起诉、被山东高速追债、被朝阳法院限制高消费……开年不到两个月,资本大佬卢志强可谓“麻烦”不断。而这一系列“麻烦”背后,则是泛海系千亿债务压顶的困境。

财报显示,截止去年三季度末,A 股上市公司泛海控股总负债为 969 亿元,其中应付利息达27.65亿元,同比增加255.86%。资产负债率达 89.17%,创下新高。

雪上加霜的是,泛海控股的业绩也持续亏损,近三年预计累计亏损 240 亿元左右,面临着被“*ST”的风险。卢志强用 30 多年时间一手打造的“金融帝国”,大有土崩瓦解之势。

巅峰时期,泛海系曾参控股几十家上市公司,深入地产、能源、金融、科技以及境外投资等多个领域,总资产超过 3000 亿元。

卢志强自己也曾诸多光环加身,泛海集团董事长、民生银行副董事长、中国民间商会副会长、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山东省首富、泰山会老大哥……

然而,白手起家建立起一个千亿的“帝国”,需要几十年;可推倒这个“帝国”,可能只需要一两年。在“去杠杆”等因素影响下,未能及时“收手”的卢志强和泛海系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多年来,卢志强和“泛海系”就如一艘开足马力的巨型豪华邮轮,所有人都想登上这艘飞驰的邮轮。但一旦发现遇到冰山暗礁,邮轮却难以掉头时,所有人又都只想赶快逃离。

纵横商界 40 余载,卢志强无疑是个经验丰富的“舵手”。但面临着暗礁遍布的险境,他又是否能将“泛海”这艘巨轮驶出危海呢?昔日泰山会的“兄弟们”,又有谁能来拉这位“老大哥”一把呢?

遭遇“连环追债”,卢志强被限高

资本大佬卢志强,可能坐不了飞机头等舱了。

日前,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发布的限制消费令显示,2022 年 11 月 11 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立案执行了申请人大连银行北京分行申请执行单位公证债权文书一案。 

因中国泛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通海控股有限公司、泛海集团有限公司未按执行通知书指定期间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给付义务,被采取限制消费措施。

上述单位及法定代表人卢志强,不得实施以下高消费行为: 乘坐交通工具时,选择飞机、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在星级以上宾馆、酒店、夜总会、高尔夫球场等场所进行高消费等。

不过,卢老板的烦心事可不止这一件。一个月前,身为民生银行大股东和副董事长的卢志强,竟然被“自己家”的公司给告了。

1月20日,泛海控股发布公告,民生银行北京分行起诉武汉中心大厦开发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武汉中心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武汉公司”)、泛海控股及卢志强,要求偿还借款本金合计约70.18亿元。

根据法院的文书,2018年6月、2020年3月,武汉中心公司、武汉公司分别向民生银行北京分行借款40亿元、30.66亿元,卢志强、泛海控股及相关土地、工程提供抵押担保。这些借款,绝大部分都没有偿还。

公开资料显示,民生银行成立于1996年,卢志强是发起人之一。目前,中国泛海持有民生银行4.12%股权,位居第六大股东。

除了民生银行外,今年以来向卢志强追债的还有来自老家的山东高速集团。

2月14日,京东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3月14日,对泛海控股持有的民生证券约34.71亿股股权进行公开拍卖,起拍价约58.65亿元。这一事件背后,山东高速集团在追讨20亿元欠债。

事实上,卢志强被债权人追债的情况,并非今年才开始出现。早在2021年2月,泛海控股武汉公司就曾被中英益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告上法院,追讨13亿元债权。

2021年3月,泛海旗下个别金融机构产品也出现兑付危机,卢志强在向投资们发出的一封致歉函中,语气沉痛地说到:

“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我经商办企业已经30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

但卢志强的道歉并未能安慰投资者们的恐慌,因为泛海系的债务问题,并未得到缓解。

此后,泛海系出现债务违约的情况越来越多,卢志强及泛海系的公司,也频频成为被执行人。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卢志强担任高管或者法人的公司,有超过150条被法院强制执行的信息。

千亿债务压顶,泛海系危机四伏

大连银行、民生银行、山东高速集团等的“连环追债”,可能只是泛海系面临的庞大债务问题的冰山一角。

财报显示,从2011年泛海系开始大举扩张之时起,其负债就开始急剧增长。2011年泛海控股负债总计149亿元,而到了2018年,其负债合计为1836亿元。短短几年间,负债规模翻了10倍以上。泛海控股的资产负债率也居高不下,2014年以来均在80%以上。

截至2022年9月30日,泛海控股总负债达969亿元,资产负债率达89.17%,创下新高。公司短期借款121.1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47.15亿元,而账面现金仅有24亿元。

“屋漏偏逢连夜雨。”债务高企的同时,泛海系又陷入营收下滑、持续亏损的境地。

根据2022半年报,泛海控股的房地产、信托、证券、保险四大板块营收分别同比下降68.1%、75.33%、98.2%和11.89%。

1月31日,泛海控股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2022年公司净利润亏损70亿元—100亿元,截至去年12月底,该公司净资产为-6 亿至-36 亿元。

而此前两年,2020年泛海控股亏损46亿元,2021年亏损113亿元,连续三年累计预计亏损240亿元。这也意味着,2023年除了继续面临债务压力外,泛海控股还面临着被“*ST”的风险。

巨大的债务压力下,卢志强也不得不开始抛售泛海系旗下的资产来回血求生。

根据公开信息,2019年至今,泛海控股陆续出售北京东四环朝阳公园附近泛海国际地块、武汉泛海创业中心、浙江民生金融中心和泛海钓鱼台酒店等在内的固定资产,以及持有上市公司的部分股权。

2021年,泛海系旗下最核心的资产之一民生证券就曾被用来“卖身”还债。

当年1月下旬,海控股与上海沣泉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签署了《民生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份转让合同》,向上海沣泉峪转让其所持民生证券约13.49%的股份,7月份完成交割,因此自8月民生证券不再纳入公司合并范围,持股比例也从44.52%降至31%。

今年3月14日,海控股持有的民生证券34.71亿股也将被拍卖。倘若交易成功,泛海控股的持股比例将降至0.72%,民生证券将摆脱“泛海系”影响。

除民生证券外,民生信托、亚太财险、民生银行等旗下核心金融资产股权,近年来也频频被摆上“货架”。wind数据显示,截止目前泛海控股共有302005.81万股被质押,占A股总比例达58.12%。

债务缠身、业绩亏损之下,泛海控股的股价也一路下跌。截止2月22日收盘,泛海控股股价为1.18元,与2015年时的高点19.49元相比,已经暴跌了近94%。

疯狂扩张,频频踩雷

很难说得清楚,“从不差钱”的泛海帝国,是何时开始陷入债务危机的。

但 2020 年,民生信托踩雷“假黄金大案”,无疑是引爆这次危机的一根导火索。

2020 年 6 月 24 日,上海黄金交易所突然宣布取消湖北最大黄金加工厂——武汉金凰的会员资格。一场震惊业界的80吨假黄金大案也浮出水面。

2020 年 5 月 16 日,民生信托在对武汉金凰质押的黄金例行开箱检查时,被对方实控人贾志宏强烈要求叫停检测,6 天后出来的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黄金是假的,是铜合金。

此前,利用这批假黄金,武汉金凰向金融机构先后融得 160 亿元,其中民生信托踩雷最深,高达 41 亿元本金。

天眼查信息显示,“泛海”旗下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对民生信托合计持有近 93.4%的股权。而曾几何时,民生信托被誉为泛海控股三大核心金融资产之一(另两个为民生证券和亚太财险)。

实际上,除了武汉金凰珠宝“假黄金”案外,2020 年的知名大坑,民生信托似乎都没有躲过:新华联债券逾期、中建五局“萝卜章”、汉能集团、凯迪生态等等。

民生信托的踩雷使泛海控股 2020 年不得不计提信用减值损失近 25.2 亿元,吃掉了上市公司当年利润总额的一大半。

对于当前的流动性难题,泛海曾解释称,公司受宏观经济环境、房地产行业政策调控、金融行业监管环境和境内外多轮疫情叠加影响,尤其是公司主要资产所在地武汉,疫情对项目的销售、回款、开发都造成重大负面影响。

但危机的种子,或许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埋下。

回顾卢志强带领泛海系纵横捭阖,征战商场的前 30 年间,虽有小风浪,但整体是比较顺的。

依靠着旗下的金融和地产两大块“肥肉”,以及“泰山会”的一帮大佬兄弟们的帮忙,卢志强几乎从没体验过“缺钱”的滋味。

《孟子》有云:“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在“不差钱”的环境里待久了,卢志强似乎很少考虑回本周期和资金链的问题。

2014 年,泛海控股决定开启战略转型。作为民生银行的发起股东之一,卢志强在金融业务上尝到了甜头,泛海集团也早已布局民生证券、民生信托、民生期货等金融牌照。 为支持公司战略转型,卢志强于 2015 年 5 月重回泛海控股董事会。

随后,通过收购、大手笔增资等操作,泛海控股陆续将控股股东持有的证券、信托以及保险等金融资产纳入上市公司平台。

与此同时,泛海还不断往外“砸钱”,大举进军地产和海外项目。

2013 年,泛海在中国香港设立发展平台,收购美国洛杉矶项目。2014 年,泛海收购美国旧金山 First & Mission 项目,计划在旧金山建起第二高的地标性建筑。次年,泛海的触角又延伸到纽约、夏威夷等,收购印尼电厂项目。

2017 年 3 月中国泛海联合熊晓鸽,花费 12 亿美元完成了对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的收购,并称这是其资产多元化和国际化进程中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在地产业务方面,泛海控股虽然宣称去地产化、停止了地产增量扩张,但却为武汉公司增资前后共上百亿,仅 2016 年就增资 87 亿元。巅峰时期武汉公司的总资产高达 1583 亿元。

据媒体报道,泛海对外投资在 2016 年时达到“癫狂”,全年投资高达 468 亿元。

大举扩张的背后,也留下了日后难以弥补的巨额债务窟窿。

根据大摩地产的梳理,大幅向外扩张的同时,泛海系举债融资近千亿。巨额负债导致仅泛海控股每年的利息就有 20 亿。

此时的“泛海帝国”,尽管表面看起来仍然风光,但内部实则已经危机四伏,只待一根引线引爆。

最后,武汉金凰珠宝“假黄金案”,成为了这根点燃“泛海帝国”债务危机的引线。

“泰山会”解散,“老大哥”落魄

提到卢志强和泛海系,就必然绕不开一个略显神秘的组织——泰山会。

卢志强是山东人,这是中国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中故事的主要发生地。事实上,卢志强最喜欢读的小说,也正是《水浒传》。

他喜欢《水浒传》中“108 员大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身怀技艺,各凭本事,讲情、讲义、讲理、讲法,又有很好的分配制度”那种情景。

所以,1993 年 10 月,段永基提议建立一个为企业资产超过亿元的企业家交流、开拓民营企业生存环境的平台时,卢志强是最先回应的一批人。

这一年,“泰山产业研究会”在山东潍坊正式成立,段永基担任理事长,柳传志担任会长,而做东的地主,正是卢志强。2005 年,泰山产业研究院更名为“泰山会”。

在当时中国市场经济刚开始蓬勃发展的初期,泰山会可谓汇集了中国最杰出的一批民营企业家。而在此后的几十年,泰山会的成员也数次在中国的商业史上留下自己独特的印记。

据公开资料,泰山会解散前有 16 名成员,分别是:联想柳传志、四通段永基、万通冯仑、泛海卢志强、复星郭广昌、远大张跃、信远控股林荣强、巨人史玉柱、百度李彦宏、段永平、科海陈庆振、科瑞郑跃文、思达汪远思、横店集团徐文荣、和光商务吴力、华谊兄弟王中军。

此外,马云也曾是泰山会成员,但加入后不久马云便退出并且成立了浙商会。

有传闻称,马云加入后认为泰山会与自己的理念不合便决定退出。马云认为泰山会比较“排外”,加入门槛设置较高,不符合阿里巴巴帮扶小企业的理念。此后,马云成立了门槛较低的浙商会,并亲任会长。

泰山会成员之间,素有互帮互助的传统。这也是其成员如史玉柱等能够数次遭遇危机而重新崛起的重要原因。

1997 年,欲盖“巨人大厦”的史玉柱资金告急,负债 2.5 亿元。危急时刻,泰山会成员段永基出手帮助,史玉柱开始做脑白金。到了 2001 年,史玉柱还清了 2.5 亿元债务,成功翻身。

这样互帮互助的例子,还体现在泰山会的元老卢志强和联想的柳传志身上。

2005 年,卢志强的泛海集团因拿地过多,“消化不良”,出现运营危机。这时,柳传志出手相助。

2009 年时,柳传志为了让联想进一步国际化,进行了一次股份改革。这次改革中,联想控股第一大股东中科院将 29%股份作价 27.55 亿元卖给了卢志强的泛海集团。

持股联想的卢志强成为柳传志的一致行动人,再加上员工持股联想份额,柳传志成为了联想的实控人,联想也正式成为民营企业。

后来,联想控股新闻发布会召开的,卢志强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间,他当时说到:“泛海与联想的合作是一见钟情。”

另外,万达的王健林虽然不是泰山会的成员,却也和泰山会一众大佬关系紧密,被外界称作泰山会“小弟”。

卢志强也曾慷慨解囊,帮助过王健林。2008 年,王健林对长白山国际度假村项目志在必得,站在背后助攻的正是卢志强、史玉柱等人。

2014 年,王健林的万达商业在港交所上市,他特别在致辞中感谢了 2 个人,一个是招商银行的马蔚华,另一个就是卢志强。

而在万达商业上市两年后,泛海控股又砸出 50 个小目标,投资万达影视及青岛万达影视,助力王健林的影业版块重组上市。

如今,卢志强的“泛海帝国”遇到了危机,泰山会的“兄弟们”和自己曾经帮助的人,会帮助自己度过难关吗?

卢志强举目四望,才发现,曾经泰山会的兄弟中,段永基已隐身,柳传志退休了,史玉柱成了大闲人,曾经徘徊在泰山会门口的健林老弟还未从滑铁卢中完全缓过神来。

甚至,就连那个“兄弟们喝茶聊天”的泰山会,也已经解散。

据报道,泰山会解散的原因是内部会员分歧较大,矛盾较深,而且泰山会创始人四通公司董事长段永基已于 2017 年便辞去了会内一切职务,并退出泰山会。

最后,还是“教父”柳传志的门徒孙宏斌豪掷百亿,接盘了泛海在北京、上海等地的地产项目,让卢老板得以缓一口气,但也仅仅是缓口气而已。

“泛海”巨轮,驶向何方?

实际上,无论是卢志强的泛海系,还是安邦系、复星系、中植系、宝能系等,纵观其崛起背后,无一不是踩准了政策和形势变化的风口。

凭借着对时代趋势的嗅觉和政治觉悟,卢志强们每次都能先人一步,成为别人羡慕的“幸运儿”。

但没有人能够永远踩准风口,也没有人会一直幸运。

2017 年国内监管开始收紧对外投资,当年 8 月,国家下发《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限制房地产、酒店、影城、娱乐业、体育俱乐部等境外投资。

也是在这一年,新一轮房地产调控政策蔓延全国,密集程度前所未有。截至当年 12 月底,年内累计超过 100 个城市以及相关部门(县级以上)发布房地产调控政策,业内统计的政策发布次数超过 250 次。

政策风向变了,有的人已经察觉,有的人却仍未察觉,或者说察觉了却并未在意。

王健林显然是先嗅到形势变化的一批人。2018 年开始,王健林开始疯狂“甩卖”万达的资产。

2018 年,王健林在一个月之内(1 月份),连续卖掉海外 3 个项目,“卖光”海外地产项目后,王健林累计套现近 40 亿元。

有行业人士称:“当时有人笑王健林傻,觉得他吃了哑巴亏,但从后面的形势的变化来看,王健林果断的行为无疑是让万达及时止损的明智之举。”

或许是因为已经年近古稀,纵横商场 30 多年的卢志强,却在形势的变化前,慢了一步。

尽管从2020年至今,“泛海系”已经开始通过“卖卖卖”来回笼资金,但好像为时已晚,债务的大窟窿,也似乎越补越大。

“泛海踏浪履平川,我以我心荐河山。笑看潮起又潮落,故乡树木已参天……”

这是卢志强为泛海“司歌”所做之词。彼时,泛海正如日中天,卢志强正春风得意。

如今,山东威海,故乡树木早已参天。离卢志强家乡不远的黄海海面上,巨大的邮轮依然来来往往。

只是不知道,“泛海”这艘巨轮,将会驶向何方?


Copyright © 2023 素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dgqj42@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