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访问本站!

接连自杀,韩国老师集体崩溃了

国际新闻 2023-09-19 18:29:0062凤凰热门资讯小编014

接连自杀,韩国老师集体崩溃了

9月4日,在韩国的校园里,教师刘丰和她的同事们一样,将自己服装的颜色更换成黑色,同时将个人社交平台的头像,更换为“一名23岁女生的黑白照片”。

这名23岁女生,就是近期不堪家长霸凌自杀身亡的韩国女教师李敏秀(化名)。虽然与李敏秀素不相识,但刘丰和同事依旧为她的死感到痛心,更是按照当地的丧俗,身着黑衣七天,以示悼念。而对于李敏秀的死,韩国教师们集体愤怒的情绪更是冲破了校园的高墙,蔓延到韩国的大街小巷。

自7月18日李敏秀自杀以来,韩国教育界在街头,掀起一场又一场大规模抗议的浪潮:全国各地的教师身着黑衣,手持标语,走上街头悼念李敏秀,并要求政府修订相关法律,在保护学生同时也保障教师的权利。

在9月4日,李敏秀的“49日祭”当天,更是有12万名教师在首尔国会和各个市道教育厅等地,为李敏秀举行集体追悼活动。

当地时间2023年9月4日,韩国首尔,在瑞草区一小学的追悼现场,市民正在默哀

当地时间2023年9月4日,韩国首尔,在瑞草区一小学的追悼现场,市民正在默哀

“那天(9月4日),虽然政府下令学校不能放假给老师去参加悼念集会,但是很多老师还是通过请假或者调课,前去参加。”刘丰告诉《南风窗》,“对于李敏秀被霸凌的痛苦,我们老师都非常能感同身受,感觉大家都苦‘秦’久矣。”或许确实是太苦了,在近期轰轰烈烈的抗议浪潮当中,又有3名韩国教师自杀身亡。

其实,在短时间内,韩国会出现多名教师相继自杀的悲剧,并不意外。韩国政府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3年6月期间,有100名公立小学、初中、高中教师自杀身亡,其中2023年上半年有11人死亡,而他们自杀原因最多的为“抑郁症”。

集体崩溃,集体呐喊

“我感到一种压倒性的重量,想要放下这一切。”在自杀前两周,几近崩溃的李敏秀在日记当中写道。在最后一篇日记里,她更是留下了“我无法呼吸……”的绝笔。不久之后,她便在教室的储藏柜里,亲自结束了自己仅仅23岁的生命。

在李敏秀去世之后,首尔教师工会披露,她在自杀的前几个月里,一直遭到家长的投诉。那段时间,她的一名学生用铅笔划伤了另一名学生的额头。

而受伤学生的家长跑到校长办公室投诉李敏秀,称其“没有教学资格”。正因此事,李敏秀经常和该家长沟通到深夜。然而,此事依旧无法得到妥善解决,最终也压垮了李敏秀。

韩国全国教师集会追悼轻生教师、呼吁维权,多地学校暂停授课

韩国全国教师集会追悼轻生教师、呼吁维权,多地学校暂停授课

对于李敏秀的悲惨遭遇,多名韩国教师向《南风窗》表示,他们非常能感同身受:他们经常会受到家长言语羞辱、投诉威胁以及各种各样的教学压力。

来自全罗南道海南东小学的老师朴慧,在她13年的教学生涯当中,见证过无数次老师被霸凌的案件。“现在的学生非常难管,他们同学之间经常发生斗殴。而家长不管对错,往往会将学生斗殴的责任归咎于老师的管理不当。”朴慧告诉《南风窗》,“现在很多家长非常不尊重老师,也非常不讲理。”

此外,在韩国仁川西乡(音译)小学,短短一年时间内,就有三名老师被家长以各种奇葩的理由举报了。该校老师印浩然告诉《南风窗》,由于教室的空调坏了,他的同事来不及报修,就被家长以“虐待儿童”的罪名投诉到教育局。

其实,在韩国教育工会和小学教师网络论坛上,我们可以看得到,近些年来,像朴慧这样被家长霸凌的事件层出不穷:有家长将老师打伤住院5周;有家长三更半夜、不眠不休打电话“轰炸”老师,以及有家长到处投诉老师等。

当地时间2023年7月20日,韩国首尔,江南区瑞西小学前门摆满了吊唁信息和鲜花,哀悼18日自杀身亡的女教师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当地时间2023年7月20日,韩国首尔,江南区瑞西小学前门摆满了吊唁信息和鲜花,哀悼18日自杀身亡的女教师的人们排起了长队

韩国最大的教师工会“韩国教员团体联合会”引用权威数据称,2017年至2022年间,韩国发生了超过1249起教师被袭击或受伤的案件。尤其是2018年与2022年对比,袭击教师的案件增加了1倍,从165起增加到327起。

此外,近期韩国《亚洲经济》报道称,近5年来,教师被举报“虐童”案多达1252件。然而,根据韩国目前法律,即便是家长恶意诬告老师,老师最终被判无罪,老师也不能起诉家长诬告。

考前抑郁,考上更抑郁

目前在韩国,教师被霸凌的事件,虽然呈现愈来愈多的趋势,但是并不意味着教师的入职门槛变低了。相反,由于韩国正规教师岗位属于公务员编制,纵使面临被家长霸凌的风险,每年依旧有成千上万个考生挤破脑袋想考进去。

近年,有媒体曾引用相关数据报道称,2019年,韩国有20万人报考公务员,而最后只有4953人被录取,其录取率仅为2.4%,而当年哈佛大学的录取率为4.95%。由此,多年来,韩国公考圈一直流传着“准备三年是必修,准备五年是基本,准备七年是选修”的戏言。

《黑狗》剧照

《黑狗》剧照

2021年,27岁的印浩然在成千上万个考生当中脱颖而出,考上了教育公务员,端上了教师这一”铁饭碗“。备考的紧张情绪,使得印浩然早在考试前就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所幸,他凭借着自己的努力与聪明,最终顺利通过了考试。

然而,“上岸”并没有让印浩然的抑郁症得到根治,相反在进入职场之初,他的抑郁症恶化了。此事的起因是,在2021年,刚入职的时候,印浩然就遭到了上司的职场霸凌,而该上司是印浩然的年级组长。

当时,该年级组长不仅经常言语骚扰印浩然,而且时常在工作上给他“穿小鞋”。

其中有次,印浩然通过网购给自己的学生定制了班服。然而在没有提前告知的情况下,该年级组长在学校的快递室里,将印浩然定制的班服给拿走了,并表示此举是为了替印浩然保管好班服,然而最终却没有主动将班服归还给印浩然。

对于自己班服的“不翼而飞”,印浩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翻箱倒柜”,依旧没能找得到。最终通过查看快递室的监控,印浩然才发现自己的班服是被自己的年级组长刻意“顺走”的。

此事之后,该年级组长依旧没有收敛,更是利用职务之便,频繁地为难印浩然。在此人的霸凌下,印浩然的抑郁症变得愈加严重,为此印浩然还专门请了一个月的病假。所幸,在校长的干预下,印浩然也得以摆脱那位年级组长的管束。同时,在妻子刘子琳的陪伴下,他的抑郁症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康复。

《忧郁症》剧照

《忧郁症》剧照

同印浩然一样,作为“新手”老师,刘丰在工作上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虽然没有遭遇过家长或者同事的霸凌,但是由于对自己的教学要求很高,她常常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

在糟糕的职场环境之下,韩国教师的职业满意度,遭到了重挫。今年,韩国教师节(5月15日)前夕,韩国工会联合会在对本国6700名教师的一项调查当中发现,这些受访者当中,只有23.6%的人对教师职业感到满意,此为年度调查中的最低比例。

对于朴慧来说,十多年的职业辛酸,如今早已磨平了她最初的职业理想。朴慧表示,教师工作,尤其是当班主任的教师工作,如今对她来说99%是压力,快乐只占1%,而这1%的快乐,来源于她本人对教育事业最初的热爱。

《最好的老师》剧照

《最好的老师》剧照

不过,在刘丰看来,抑郁症并不影响她自己终身从事教师事业的决心。“在韩国社会,抑郁症非常普遍,很多人就将其当成普通‘感冒’。”刘丰说道,“医生也让我不要将这病放在心上,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教书就教书。”

此外,在朴慧看来,很多人不惧压力,依旧选择当教师,很大原因是,“在如今内卷严重的韩国社会,教师不仅是教书育人的高尚职业,其薪资福利在各行各业当中,更是名列前茅。”

法律被滥用,风气被玷污

近些年来,韩国频繁出现“教师被霸凌”的现象,对此,朴慧、刘子琳等多位韩国老师将根源归咎于2014年通过的《儿童福利法》。韩国《儿童福利法》规定,老师一旦被指控虐待儿童,老师便会被停职;此法律造成老师在处理学生问题的时候,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

“韩国《儿童福利法》过度保护学生,过度保护家长,却缺乏对教师的保护。因此导致很多家长恶意利用法律对老师进行霸凌。”刘子琳对《南风窗》说道,“目前韩国整个社会氛围,非常讲究维护个人权益,甚至出现了极端。而对老师的霸凌,正是家长极端利己的行为。”“此外,一些针对老师霸凌的行为,还与家长扭曲的心态有关。”刘子琳补充道。

《最好的老师》剧照

《最好的老师》剧照

关于教师们要求修改相关教育权益法的呼声,韩国国会在9月7日召开了教育委员会会议,对保护教师教育权的法案进行协商。不过,韩国朝野政党在修改法案的具体问题上,依然存在着分歧:执政党提出了将“学生霸凌教师”录入学生档案的修法方向;然而在野党却对此举表示反对,其理由是,担忧这会给学生的终身带来负面影响。

对于政府修法保护教师的举措,朴慧虽然非常支持,但是她认为此举无法根除韩国社会上“教师被霸凌”的现象。在朴慧看来,教师被霸凌的根本原因,在于韩国社会“尊师风气”的衰落。

“如今韩国社会,弥漫着严重崇拜金钱和权力的风气,对于教师这些普通的职业,那些家长早就失去了往日的尊重。”朴慧感慨道。首尔国立教育大学金奉济教授也发现,如今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更是瞧不起老师,“他们认为自己缴税支付了老师的费用,即使孩子犯了错也是老师的责任。”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失去“尊师重教”传统的韩国,将何去何从,不得而知。

文中配图部分来源于视觉中国,部分来源于网络


Copyright © 2023 素履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2022016941号-1 邮箱:dgqj42@163.com XML地图 网站模板